幸福人寿两股东拟“清仓” 将转让多少股份?

2022-11-24 15:27

  幸福人寿两股东拟“清仓”,将转让多少股份?据了解,对于潜在意向方来说,两位股权转让方并未设置太多“门槛”。具体详情请看正文。

幸福人寿

  继2020年“易主”后,幸福人寿再遭两大股东拟“清仓式”离场。而这两大股东转让所持幸福人寿股数均存在股权质押或冻结问题。除股权频被转让外,幸福人寿自身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虽保费收入早已破百亿,但盈利一直不稳定,甚至12年累计亏损90亿。

  11月23日,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深圳市拓天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下称“拓天投资”)、深圳市亿辉特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亿辉特”)拟转让幸福人寿16.59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约16.37%。

  两大股东计划转让股数与三季度末所持股数相一致。据幸福人寿三季度信息披露公告显示,截至今年9月末,拓天投资持股数量为7.2亿股,持股比例为7%;亿辉特持股数量为9.39亿股,持股比例为9.27%。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大股东转让所持幸福人寿股权大部分在质押或冻结状态。此外,两大股东还曾被司法案件缠身,尤其是亿辉特。

  幸福人寿两股东拟“清仓”离场

  一则公告透露出幸福人寿拟被两大股东“抛弃”。

  据北京产权交易所披露,拓天投资、亿辉特拟转让幸福人寿16.59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约16.37%。

  上述两大股东所抛售股份与在今年三季度末所持股幸福人寿的股数相同,也就是说,两大股东拟退出幸福人寿。

  对于潜在意向方来说,两位股权转让方并未设置太多“门槛”。意向方资质要求只需要按照国家相关规定执行,也无需缴纳诚意金。

  事实上,拓天投资、亿辉特与幸福人寿渊源颇深。

  据幸福人寿年报显示,亿辉特与幸福人寿的渊源还要从2013年4月讲起,彼时中经信投资有限公司将所持有的公司6385.55万股股权转让给亿辉特。不到一年的时间,中国中旅(集团)公司于2014年转让1亿股给拓天投资。直至2016年,亿辉特的持股数为3.3亿股,拓天投资的持股数为4亿股。

  随后亿辉特、拓天投资于2017年增资幸福人寿,公司以1.55元/股的价格增发41.2亿新股,其中亿辉特以9.4亿元认购6.09亿股,拓天投资斥资4.96亿元认购3.2亿股。此次增资完成后,亿辉特持股数量升至9.39亿股,拓天投资的持股数量升至7.2亿股。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两大股东转让所持幸福人寿股权大部分在质押或冻结状态。据招商项目信息显示,亿辉特所持全部股份均已被冻结,其中7.7亿股已被质押;拓天投资所持股份中,4.53亿股已被质押。

  不仅如此,两大股东还曾被司法案件缠身,尤其是亿辉特。据企查查显示,亿辉特曾有7起司法案件,其中包括存款保险基金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与亿辉特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以及包头市蒙辉贸易有限责任公司与亿辉特金融借款合同纠纷。

  中国信达出清,

  紫光“蛇吞象”式收购

  不仅是上述两大股东,幸福人寿曾在三年前遭前控股股东中国信达出清。

  将时间拉回2019年10月,彼时据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显示,中国信达以“整合子公司平台资源”的名义,拟出清所持幸福人寿51.66亿股股权,占总股本的50.995%,转让底价为75亿元。此次转让完成后,中国信达不再持有幸福人寿。

  仅隔两个月后,幸福人寿的股权由诚泰保险及东莞交投集团接盘,二者为联合受让方。

  其中,诚泰财险以44.12亿元受让幸福人寿30.39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为30%;东莞交投集团以30.88亿元受让21.27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为20.995%。此次交易完成后,诚泰财险和东莞交投集团将分别为幸福人寿的第一、第二大股东。

  值得一提的是,据公开资料显示,幸福人寿2019年总资产为631亿元,反观诚泰保险同期总资产为93亿元,两者之间相差6倍。

  因此,这场收购被业内称为“蛇吞象”式,背后的关键人物或是诚泰保险的大股东—紫光集团。其于2018年耗资28亿元获得诚泰保险33%的股权,一举拿下诚泰保险第一大股东之位,随后诚泰保险又将幸福人寿收入囊中。

  在幸福人寿易主之后,紫光集团深陷债务泥潭为幸福人寿增添不确定性。

  一笔笔大额并购虽促使紫光规模不断发展壮大,但也留下了“后遗症”。2020年11月,紫光集团的多只债券相继出现违约情况,暴露出公司面临的资金危机。

  直至去年7月,债权人徽商银行以紫光集团不能清偿到期债务,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具备重整价值和重整可行性为由,向法院申请对集团进行破产重整。时隔一年后,紫光集团重整尘埃落定。

  幸福人寿“不幸福”,

  12年累计亏损约90亿

  股东纷纷弃之之际,幸福人寿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从业绩来看,一波三折是对幸福人寿业绩的真实写照。自2009年以来,公司净利润连续6年为亏损状态。据公司年报数据显示,2009-2014年净亏损分别为2.45亿元、4.5亿元、7.37亿元、7.91亿元、7.53亿元、3.93亿元,合计亏损金额超33亿元。

  2015年幸福人寿实现扭亏为盈,当年实现净利润为3.35亿元。但好景不长,由于万能险监管收紧,公司2016年净利润大幅骤降至1801.59万元,2017年回升至4937.88万元。

  时至2018年,公司竟巨亏68亿元,震惊寿险市场。幸福人寿相关负责人把巨亏的原因归咎于2018年权益市场下跌,公司权益投资大规模损失导致。

  自2019年以来,即使公司净利润呈现逐年增长之势,从7593万元增至2021年的5.16亿元,也难以弥补12年来90亿元的亏损。

  今年以来,幸福人寿业绩表现仍不及预期,截至今年三季度末,公司净利润同比下降88%至9219.94亿元。

  与之相对应的是,公司的保险业务收入自2010年以来不断上升,直至2015年突破百亿大关,达107.5亿元。随后2017年再登新台阶,达184.5亿元。

  自2018年以来,保险业务收入缩水两年后,2020年开始反弹,直至2021年达131亿元。今年三季度再度增至170亿元。

  其中银保渠道实现的保费收入对幸福人寿的贡献较大。据联合资信报告显示,2017年,幸福人寿银保渠道实现保费收入占全部保费收入的比例为88.28%,而此时公司的保险业务收入正达到巅峰时刻。

  从公司2017年销售前五产品的销售渠道也可窥见一二。据幸福人寿年报称,仅有排名第五的幸福人生终身重大疾病保险的销售渠道为个险,其余四个产品的销售渠道均为银保。

  在2020年以来公司保险业务收入开始回升之时,伴随的是公司银保渠道占比逐步上升。据联合资信报告显示,2020-2021年占比分别为71.1%、77.79%;2022年一季度占比进一步增至85.51%。正如联合资信表示,幸福人寿保险业务销售对于银保渠道的依赖度较高,渠道多元化程度有待提升。

  虽然银保渠道是险企提升规模的利器,但其销售成本难以控制、保单价值率低,一定程度上钳制幸福人寿的盈利能力。

相关推荐

科创板强制退市第一股将花落谁家 哪些企业将面临退市?

维远股份股价下跌60% 净利润为何突然变脸?

威马汽车IPO关键时刻全员降薪 威马还能成功上市吗?

拓展阅读
快讯
热门文章
热点专题